繁花终逝水

=3=爱你哟

【鬼使黑白】《醉梦间》09

*阴阳师同人,cp鬼使黑x鬼使白,有私设名字
*民国背景,戏子黑,士官白设定【重点】
*这章是糖
*垃圾文笔作者自嗨产物现在右上角还来得及
*换了个账号,前文请先移步评论区,明天睡醒再上电脑整连接
————

    近几日戏园段老板的叹息声那是隔着墙都能传到三条街外的对家耳朵里,听闻对家园子那朱老板看到段老板吃瘪,乐得走路都能笑得前仰后合,这不一个不小心,把手给摔折了,这段老板当即差人送了五斤酱猪肘到朱老板园子门口,曰:吃哪儿补哪儿,变着法儿地骂人是猪,朱老板回赠一坛“佛跳墙”,暗喻:您供着的台柱子跑啦。再说到这出了名的戏狂莫忘,也不知吹得哪一阵风,竟推掉了一整月排戏,想请先生给您唱堂会?得嘞,您先瞧瞧捏着钞票撞了三回南墙的马老板,真可谓一人得乐,人人糟心——

    白常将手中报纸翻了一页,看到结尾最后一句话:当今谁人高台坐?当属莫忘莫销魂。“莫销魂”是一部分坚持“戏不入流”的文人给莫忘起的名,一语双关,面上夸人技艺好,背地里意思就是“您可别再勾引人了”,这篇满是明嘲暗讽用以娱乐大众的文章,看得白常不知到底是该哭还是该笑。

    见白常一大早便拿着报纸安安静静坐在桌前,莫忘忍不住凑近,从白常肩头探出个脑袋:“瞧什么呢这么认真?跟个老头子似的。”

  “你才......”白常正想要回嘴,哪知刚偏过头,鼻尖几乎要蹭到莫忘脸颊,退缩着稍稍分开些距离,面上微烧,吐出来的字也没了脾气,“......老头子。”

    莫忘轻笑一声:“好好好,我老头子,到底是什么能让我亲爱的弟弟憋一大团火气,给我这个老人家说说呗?”随即伸出手触到白常微微皱起的眉间,轻轻一揉,便平了下去。

    少有的愤怒,在莫忘的指尖离开的刹那,仿佛被一同抽走了去,随之而来的却不是平静,少了自己的陪伴,这些年他一个人又是怎样过来的呢?自己似乎已得到太多答案,白常不敢再深想了。

  “只是觉得......这篇文章如此调侃你,着实有些过分,你分明早该休息,如今都是你应得的安宁。”白常直视进莫忘的眼眸,好像一直望下去,就可以窥到那些他错过的时日。

    投来的视线是如此认真,莫忘一时竟把准备好逗弟弟开心的话忘了个透,莫忘愣神,到底是多久没有见过这双认真的眼了,久到都快忘记与另一人相伴的感觉。

  “没关系的。”他伸手抚摸白常柔软的发顶,像幼时安慰弟弟那样,轻缓又温柔,却又比那时多了一分欣慰。莫忘迟迟没有收回手,不知沉浸在哪段回忆,露出个淡淡的微笑。

  “没关系的。”良久,莫忘又低喃一句。

    没关系的,你不在我也有坚强地活,如今一切都幸得所偿,不必担心。

    抚摸带来巨大的安心感,是昔日白常求而不得之物,曾经无数次回望身后,记忆漆黑一片,无从借力,眼前纷扰的世界竟只有灰白两色,而现在,白常闭上眼,仿佛能够听闻一花一叶的低语,原来真正的世界是如此缤纷。

  “你......摸够了吗?”许久白常才烧着脸出声询问。

  “嗯?害羞了?”莫忘思绪回归,依依不舍地收回手。

  “我都多大人了还被摸头。”白常略显窘迫。

  “让哥哥摸一下怎么了嘛。”莫忘丝毫不以为意。

    白常索性把报纸往莫忘脸上一糊,独自出到院中逗鹦鹉去了。

    莫忘扯下报纸扫上几眼,最后轻笑出声:“就为这个生气啊。”

    近一月时间里,二人将所有能够成为回忆之地的地方都转上了几遍,白常着急取回丢失之物,时常因想不起而自责,莫忘就在一旁耐心诱导,可当白常询问起双亲或是那日一同参拜的破庙宇的事,莫忘总会用“你累了,今天就到这儿吧”来结束话题。

  “既然是确实发生过的事,为什么不能告诉我?”白常无法理解,任何不好的回忆他都做好了接受的准备,他相信无论怎样的苦难都无法击败他,只因他窥见的记忆之中总有一丝温暖。

    莫忘一时语塞,脑中掠过无数种借口,他张了张口,最终只是叹息出声,随后揽过白常后脑两额相贴:“那些不是什么愉快的记忆,我希望你永远都不要记起来。”

  “可是它们也属于我,我有权知道。”强硬不容反驳的语气。

  “你还是这么固执。”莫忘自嘲般笑笑,事实早已无法改变,如今心存侥幸想让弟弟远离痛苦的自己反倒不如弟弟觉悟高,是了,这就是他的弟弟,当年那个无论什么都要和他对半分,再冷也要缩在门外陪他受罚的他的弟弟,那么记忆,自然也不会留他一个人承受。

  “再给我些时间,让我整理整理思绪,到时候一定什么都告诉你。”莫忘终究还是狠不下心将那些苦难再一次植入眼前朝思暮想之人的脑中,可是他又几时违背过弟弟的意愿?最后只得添一句:“我说话算数。”

    又一阵沉默,白常低头考虑是否要继续逼问。

  “弟弟。”

  “嗯。”

  “我困了。”

    白常轻叹一声,莫忘的用心,他又怎会不懂?

  “睡吧。”

    做弟弟的,有时候也要让着哥哥啊。

    自从上一次瞧见那通篇都在讽刺莫忘耍大牌的文章之后,白常每日必修课之一便是举着报纸,在莫忘的小屋散布低沉空气,那位被讽刺的主角反倒满脸乐呵,一边嗑瓜子一边说自家弟“生气也这么别致”,结果火上浇油,白常提笔就要来上几篇文章反驳,被莫忘当场压下。

  “我的小祖宗您可别瞎掺和了,还嫌你哥我被议论得不够?”莫忘当然不在乎那些耳旁风,替他说话的也不是没有,莫忘的戏迷不少文人墨客,各种引用比喻写得是天花乱坠,打开报纸仿佛就能看见双方争得脸红脖子粗的模样,他可不愿白常也被当靶子供人消遣。

    白常一下冷静了不少,他确实没有太多时间再“瞎掺和”,一月之期将至,他该做些打算了。
————
tbc
失踪人口回归,给看到这里的您比个小心心,神说,下章应该有刀(......)

占tag致歉!这里一个新生阴阳师语c群,欢迎各位小伙伴来玩啊,门牌864827535。

格式:名字【皮肤】
——————
撕逼禁止,其他酌情。
开设觉醒,未觉醒,皮肤(包括决京以及各种染色和sp)。
不开性转幼体物拟黑化。
禁黄豆。表情包和颜文字适度使用。
换皮有空的可以自行随意更换。
【高亮】**!聊天即上皮!**
最后,喜报!本群已成功与百度达成永久联动!以后大家有什么事就不用在群里问了,去百度搜索一下答案直接就出来!💪💪
【↑所以不要问群主不要问群主不要问群主不要问群主不要问群主,可以问管理】
【↑说完就被管理暴打了一顿】
————————
祝愉🎀